?
主頁 > 法律咨詢 >

法律咨詢

【法律案例】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十起網絡熱點案件

2019年09月05日

 

【法律案例】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十起網絡熱點案件

來源:人民網

9月3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在成立一周年新聞發布會上發布了《北京互聯網法院審判白皮書》,白皮書盤點了近一年來的十起網絡熱點案件。

案件一:短視頻是否具備獨創性與視頻長短無關

【案情】原告是抖音平臺的運營者,被告是伙拍平臺的運營者。為紀念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抖音平臺用戶“黑臉V”在抖音平臺上發布了時長為13秒的“我想對你說”紀念短視頻。涉案短視頻被抖音平臺其他用戶分享,播放頁面均有“抖音”等字樣的水印。伙拍小視頻手機軟件上傳播了涉案短視頻,但未顯示水印。原告向被告發送紙質通知,被告將涉案短視頻刪除。

原告主張,“我想對你說”短視頻應作為作品受到著作權法保護,被告傳播該短視頻并抹去水印的行為,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并賠償損失105萬元。

【審判】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為,短視頻是否具有獨創性與其長短沒有必然聯系,短視頻浮水印具備表明某種身份的屬性,并非著作權法意義上的“技術措施”。被告不是消除水印的行為人,不構成侵權。被告作為提供信息存儲空間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對該行為,不具有主觀過錯,其在收到原告的有效通知后即履行了“通知-刪除”義務,不構成侵權。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

案件二:應用軟件頁面既可受著作權法保護亦可作為有一定影響的裝潢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

【案情】因認為“吹牛”應用軟件中3款電子紅包的聊天氣泡、開啟頁與微信的美術設計有實質性相似,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將“吹牛”軟件的開發運營方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原告主張,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吹牛”應用軟件對微信界面進行了整體抄襲,極易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或誤認,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著作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

【審判】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為,“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具有獨創性,被告經營的“吹牛”應用軟件頁面與上述美術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侵害了二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被告將原告的相關頁面設計進行復制后稍加修改即用于自己的軟件,不正當地利用他人的勞動成果攫取競爭優勢,不僅會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同時也損害了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構成不正當競爭。最終,法院宣判被告停止侵權行為,賠償原告經濟損失50萬元和合理開支94896元。

案件三:惡意利用他人視頻資源牟取經營利益構成不正當競爭

【案情】原告是優酷網站的經營者,網絡用戶可以通過購買VIP會員的方式,觀看熱映及獨家特供的影視節目,其中包含原告獨占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戰狼2》等影片。被告是“蔓蔓看”APP的經營者,其購買了優酷網站13個VIP會員,通過登錄會員賬號獲取優酷網站上的正版影片資源,向其APP用戶提供有償播放服務。

原告認為被告侵害了其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和合理開支共計200萬元。被告辯稱其提供的是“共享會員”商業模式,不影響原告平臺的收入和商業價值,不構成侵權。

【審判】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為,本案中,將作品置于向公眾開放的服務器中的直接行為人是原告而非被告,被告僅實施了提供作品鏈接的行為,該行為不構成對原告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直接侵害。但被告所謂的“共享會員”盈利模式系建立在攫取原告合法商業資源、利用原告競爭優勢和損害原告合法權益的基礎之上,不符合誠信原則和互聯網行業的商業道德,構成不正當競爭。法院判處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和合理開支200萬元。

案件四:網絡主播未經授權播放他人音樂作品直播平臺或承擔侵權責任

【案情】網絡主播在被告經營的直播平臺進行在線直播,其間播放了歌曲《戀人心》(播放時長1分10秒)。直播結束后,主播將直播過程制作成視頻并保存在斗魚直播平臺上,觀眾可以通過直播平臺進行觀看和分享。網絡主播與被告簽訂的《直播協議》約定,主播在直播期間產生的所有成果均由被告享有全部知識產權。原告經歌曲《戀人心》的詞曲作者授權,可對歌曲《戀人心》行使著作權。原告認為,被告侵害了其對歌曲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著作權使用費3萬元及律師費、公證費等合理開支 12600元。

【審判】雖然主播是視頻的制作者和上傳者,但根據《直播協議》約定:主播不享有涉案視頻的知識產權,由平臺享有;被告與主播對直播期間的觀眾打賞收入按比例分成。被告不僅是網絡服務提供者,還是平臺上音視頻產品的權利人,并享有這些成果所帶來的收益,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其在獲悉涉案視頻存在侵權內容后及時刪除了相關視頻,但不能就此免責。根據權利義務相對等原則,直播平臺應對直播成果產生的法律后果承擔相應責任。

法院判決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0元和合理開支3200元。一審判決后,被告提起上訴。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五:不構成合理使用的“圖解電影”行為構成侵權

【案情】原告享有影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被告為“圖解電影”APP和“圖解電影”網站運營商。該網站為在線圖文電影解說軟件,其首頁標明,“十分鐘品味一部好電影”。該網站上提供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一集的圖片集。該圖片集共包含圖片382張,均截取自上述劇集,圖片內容涵蓋上述劇集的主要畫面,下部文字為圖片集制作者另行添加。通過“圖解電影”軟件觀看圖片集可選擇5秒每張、8秒每張等速度進行自動播放,也可以自行點擊下一張的方式手動播放。

原告認為,涉案圖片集內容基本涵蓋了涉案劇集的主要畫面和全部情節,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故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50萬元。被告辯稱,涉案圖片集使用截圖而非視頻,且屬于合理使用,不構成侵權。

【審判】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為,將類電作品截圖制作圖片集的行為屬于使用該作品的行為。涉案圖片集的功能并非向公眾提供保留劇情懸念的推介、宣傳信息,而涵蓋了涉案劇集的主要劇情和關鍵畫面,將對原作品市場價值造成實質性影響和替代作用,損害了作品的正常使用,已超過適當引用的必要限度,構成侵權。法院判決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萬元。

案件六:以“暗刷流量”交易為目的訂立的合同無效

【案情】原、被告于2017年9月15日就 “暗刷流量”交易達成一致:代碼:http://mac.iguzi.cn/az_gz6.js;結算方式:周結;單價:0.9元/千次UV;按被告指定的第三方后臺CNZZ統計數據結算。合同履行過程中,雙方結算過三次,并支付服務費共計16130元。最后一次流量投放統計為27948476UV,按約結算金額應為30743元,原告催促被告結算付款,被告認為流量存在虛假,僅同意付款16293元。原告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支付服務費30743元及利息。被告辯稱,原告提供的“暗刷流量”服務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合同無效,原告無權要求支付對價。

【審判】法院認為,“暗刷流量”行為屬于欺詐 性點擊行為,違背公序良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應屬絕對無效。合同無效的后果為自始無效,雙方當事人不得基于合意行為獲得其所期待的合同利益,且虛假流量業已產生,如互相返還,無異于縱容當事人通過非法行為獲益,違背了任何人不得因違法行為獲益的基本法理。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決定收繳原、被告非法獲利。

案件七:發表言論的注意義務可因身份不同而變化

【案情】原告因交通事故與案外人趙某等人之間存在系列糾紛,因未履行裁判文書確定的法律義務,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2017年11月22日,趙某實名發布新浪微博博文:“久等了!請看什么是教科書式的耍賴!#唐山黃某某#”和涉案視頻。該視頻經過多個網絡大V轉發,多家媒體跟進報道迅速引發全國性輿論關注。在此過程中,岳某某作為網絡大V和執業律師,在查詢了失信人名單及公開信息后,轉發了涉案視頻并發表了博文。2017年11月28日,岳某某向趙某提供法律咨詢服務,2017年12月6日其接受趙某委托,代理原告與趙某等人之間因涉案交通事故發生的系列糾紛案件,并就該系列糾紛案件持續發表系列博文,內容為訴訟案件進展情況及相關法律法規的解讀。

原告主張,趙某發布的涉案視頻存在不實內容;岳某某作為網絡大V和知名律師,轉發涉案視頻并發表系列博文的行為,侵害了原告的名譽權和隱私權;微夢創科公司因未履行審查義務構成共同侵權。

【審判】法院認為,本案中,岳某某的身份存在從事件旁觀者到知情者、相關者的轉變。在身份轉變前,岳某某經核查轉發的涉案視頻不存在侮辱內容和與常理不符的情況,盡到了較高的注意義務,并無不當之處。岳某某在身份轉變后發布的博文有合理的事實依據,未對原告進行侮辱、誹謗,未侵犯原告的名譽權。法院駁回了原告全部訴訟請求。

案件八:網約車平臺未依規管理應承擔違約責任

【案情】原告系被告滴滴平臺APP注冊司機。 2018年11月5日,原告通過APP接到一醉酒乘客,因乘客到達目的地后仍未清醒,原告報警,乘客在警察到場后自行離開。后乘客向平臺進行投訴。被告結合乘客投訴情況,依據平臺經驗將該事件定為安全事件。11月6日晚,原告被限制“深夜服務卡”功能,不能在夜間接單。后原告進行多次申訴,并提交報警記錄和訂單截圖,但被告未予處理。11月8日,被告給原告恢復了“深夜服務卡”資格,但在未告知原告的情況下給其帳號設定了一個月的觀察期,致使原告仍無法在夜間接單。期間,被告未就原告申訴情況進行進一步核實。12月13日,原告“深夜服務卡”恢復使用。

原告認為因被告未及時核查乘客惡意投訴,并限制其“深夜服務卡”功能,導致其流水縮減損失16000元,應由被告予以賠償。被告辯稱暫停原告“深夜服務卡”功能并設置觀察期系為保障乘客安全行使平臺自治管理權,原告收入并未因被告管理行為而減少。

【審判】法院認為,本案中,被告依據乘客投訴情況對原告違規做出初步判定,限制其“深夜服務卡”使用,符合平臺規則,亦符合廣大不特定乘客安全保障要求。但原告申訴后,被告未依照平臺規則對違規事實進行核查,在原告并無過錯的情況下采取賬號限制措施缺乏依據。被告行使平臺管理權時未遵守規則約定,構成違約,應當對原告承擔賠償損失的責任。賠償數額可以“深夜服務卡”功能受限前后的日收入差額為計算標準。法院判決被告賠償原告損失4000元。

案件九:網上公開拍賣他人家信侵犯個人隱私

【案情】原告系已故著名漫畫家丁聰、沈峻夫婦獨子。2016年9月,原告發現古城堡公司經營的“孔夫子舊書網”上出現大量丁聰、沈峻夫婦及其家人、朋友間的私人信件以及丁聰手稿的拍賣信息,涉及大量家庭內部的生活隱私,其中的18封書信和手稿由趙某某拍賣。原告認為趙某某未經授權公開丁聰書信和手稿,古城堡公司未對趙某某的出售行為進行審核,構成對丁聰、沈峻的隱私及原告隱私權的侵犯,請求法院判令二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刪除拍賣的書信和手稿、公開賠禮道歉;趙某某賠償原告精神損害撫慰金和律師費共計 9萬元,古城堡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趙某某返還涉案書信和手稿。

【審判】法院認為,未經授權在交易平臺公開展示他人書信及具有自我思想表達內容的手稿,構成對他人隱私的侵害。交易平臺明知侵權行為而未加以審核、制止的,與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法院判決二被告向原告賠禮道歉;趙某某賠償原告精神損害撫慰金及合理開支共計3萬元,古城堡公司承擔連帶責任。

案件十:權利人行使著作權不得侵害他人肖像權

【案情】原告秦某某系演員,漢華易美公司是“視覺中國”網站的經營者,其在網站中以數百元或上千元的價格公開銷售標有原告姓名的照片,其中200張系肖像照,150張系側面照或者面部被遮擋的照片。原告認為二被告的行為侵犯其肖像權。

【審判】法院審理認為,除為新聞報道等公共利益需要使用公眾人物肖像外,不得以營利為目的隨意銷售載有原告肖像的照片。雖然部分照片面部被遮擋,但仍可識別出照片中的人物是原告。被告未經原告許可,以營利為目的銷售原告照片,屬于明顯利用原告肖像獲取非法利益的行為,構成對原告肖像權的侵犯,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視覺中國公司并非“視覺中國”網站的經營者,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法院判決漢華易美公司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萬元、合理開支1800元、精神撫慰金1萬元。

 

? 黄色动态图